东径网
首 页
旅游 体育 军事 科技 教育 国际 社会 综合 娱乐 财经 健康养生 文化 汽车 时事
东径网>军事>teamLab创始人猪子寿之:在美术馆体验自然万象
teamLab创始人猪子寿之:在美术馆体验自然万象
2019-11-20 19:44:58 阅读量:1247

艺术团队团队团队实验室(teamlab Borderless Shanghai)创作的“团队实验室无国界上海”(以下简称“团队实验室无界上海”)将于今年11月在黄浦江畔开放博物馆,这是继东京博物馆去年开放后的第二个“无界艺术博物馆”。在6600平方米的复杂空间里,将展出大约50件艺术品。

近日,teamlab在上海举行新闻发布会,创始人猪口铃木接受了澎湃新闻的采访。他说,与东京相比,上海展览馆有更多的艺术展示空间和一些新作品。苏轼认为新媒体艺术不能取代传统艺术,与传统艺术作品相比,收藏不是他们的目标。"我们希望更多的人能在工作中体验它."

当用手轻轻触摸时,汉字会像刺破的气泡一样收缩和消失,当人们走近时,灯笼会点亮,这些都是事先在这个上海无界团队实验室展示的作品。今年11月,包括《光明森林》(Forest of Lights)在内的约50件作品将在6600平方米的艺术博物馆展出,让观众进入teamlab创造的世界。

展览场地效应

团队实验室室外展馆

2001年,东京大学工科学生铃木猪口(Suzuki Inoguchi)成立了一个艺术小组团队实验室,通过跨学科团队探索艺术、科学、技术、设计和自然的交集,试图打破艺术和观众之间的界限。在他们的作品中,观众成为作品的一部分,光流过他们,他们的存在将使作品不断呈现一种新的状态。

在teamlab的作品中,“自然”是最重要的主题。“自然有数万年的进化过程,而人类一生只能活几十年。我们的身体不能感知自然循环过程,所以我们用一些科学技术方法来显示这些年来在短时间内的自然变化。”寿司在采访中说。Teamlab的作品试图利用技术来展示自然界的生与死循环。以作品《追八武职,追八武职——超越空间》为例,光所描绘的八只知更鸟最终化为花消散,令人想起日本的“哀”美学。在《花林,失落,沉浸和重生》中,花的变化意味着季节的交替和生命的生与死。

如今,teamlab的团队已经发展到400多名成员。teamlab也有自己的画廊,因为它的作品在世界各地展出。去年,teamlab在东京的太常开设了第一个沉浸式艺术博物馆。一年后,他们把“无界艺术博物馆”带到了上海。

紫苏寿智告诉澎湃新闻,无界美术馆的作品将超越自己的空间,在展厅中游走,相互交织重叠。“在城市里,一切都有界限和障碍,而在自然界中,在原始森林里,所有的物质都是相互联系的,每样东西都是在多年的连续过程中产生的。”Teamlab的工作试图传达这样一个理念,即只有当世界上的一切都彼此连续时,它才能继续存在。

去年,teamlab Unbounded Tokyo Museum作为一个单一的艺术家博物馆,比荷兰阿姆斯特丹的凡高博物馆拥有更多的参观者,成为世界上参观人数最多的单一艺术家博物馆。这是否意味着在数字时代,新媒体艺术可能会超越传统艺术,产生更大的影响?对此,苏轼表示“新媒体艺术不可能取代传统艺术,这种形式现在流行的原因是许多新媒体团队盲目追求视觉和技术效果,忽视了艺术的本质”,在他看来,这样的作品经不起时间的考验。

猪长寿

澎湃新闻:你能解释美术馆中“无界”的概念吗?这个概念是什么时候产生的?

“无界”就是打破界限。整个体育场将有大约50个独立的作品,但这些作品可以相互联系。每件作品都要经过自己的房间,与其他作品形成交叉。一件作品离开房间后,其他作品会填满房间,作品和作品会重叠并融合在一起。虽然这些作品是独立的,但它们之间没有界限。

这个概念诞生于大约五年前。在城市里,一切都有界限和障碍,而在自然界中,在原始森林里,所有的物质都是相互联系的,每样东西都是在多年的连续过程中产生的。由于壁垒和围墙,城市中的一切都可以分离和独立,但事实上世界上的一切都只能继续相互联系。无界艺术博物馆试图传达这样一个想法。

澎湃新闻:teamlab去年在东京开设了第一个无界艺术博物馆。为什么这次它选择来上海?上海无界艺术博物馆和东京的场馆有什么不同?

寿司:上海有很好的文化和艺术氛围。我们在美术馆投资了很多。我们最初计划在上海做一些永久性的工作。东京的场馆更大,有艺术主题和竞争主题。这次我们把艺术部分的主题移到了上海,整个艺术部分的尺寸更大了。

这一次上海将有几部不同于东京的作品。例如,“灯光森林”的面积比东京大1.5倍,“无尽”的感觉更强烈。有一件作品是由光束灯制成的。我们改进了光束灯,以控制其温度并提高工作安全性。此外,还有一部作品叫做《光之社区》(Light Community):在一个空间里,有数百个移动的光球。如果他们面前有一个光球,他们会减速,反之亦然。

光明之林

光明社区

爆炸性新闻:美术馆的展览似乎是永久性的展览。他们如何才能不断吸引观众?

铃木:首先,因为作品会移动和改变,不可能一次看到体育场里的所有作品。其次,我们的作品以自然为主题,如花朵、生物等,它们会随着季节的变化而变化。以东京展厅为例,每个季节的作品都不一样,一年中增加了许多作品。它们没有固定的位置,内容丰富。此外,我们认为这些展览中的元素,如花、蝴蝶等,本身并不是焦点,我们想展示它们的变化。

澎湃新闻:团队实验室的团队包括艺术家、工程师、程序员、建筑师等。实施项目的具体过程是什么?

苏西·寿智(Susi Shouzhi):在创作一部作品时,我们首先有一个大的概念,比如倡导人与自然之间没有界限,消除人与自然之间的差距,将一些东西从物质属性中解放出来,让人们能够感觉到与自然之间没有界限。以“光束灯”为例,我们希望用光来做一些三维雕塑。起初,只有这样一个概念,希望与“物质”分离,所以我想到了光:人们可以去“光的雕塑”去体验它,这对于传统艺术作品来说是不可能的,因为它们具有物质性,不能与人相遇。接下来,技术人员使用计算机程序来呈现、计算用于呈现理想效果的光线,并通过连续磨合在计算机上模拟该概念。由于传统的光束灯无法达到最终效果,该项目需要工程师的参与。最后,展示什么样的空间和观众来自哪里需要建筑师来设计并最终将他们联系起来,这样观众才能体验到与作品的关系。此外,我们还有音响工程师来创作适合大气的音乐。

澎湃新闻:数字技术通常被认为是将人与自然分开,但对于团队实验室来说,技术反而被用来加强人与自然之间的联系。这是如何实现的?

猪能活很长时间:自然有数万年的进化过程,而人类只能活几十年。对于自然循环过程,我们的身体无法感知它。因此,我们用一些科学技术方法来展示这些年来在短时间内的自然变化。我们使用的许多元素都是自然界的生物,如花、蝴蝶等,它们都是重复生与死循环的生命,人类也是其中之一。我们一直希望人们在他们的作品中体验到这一点。

展览场地

澎湃新闻:作为一个单一的艺术家画廊,东京团队实验室的“无界画廊”去年超越了荷兰阿姆斯特丹的梵高画廊。在你看来,未来新媒体艺术有可能取代传统艺术吗?

新媒体艺术不可能取代传统艺术,这种形式现在流行的原因是许多新媒体团队盲目追求视觉和技术效果,忽视艺术的本质,缺乏内涵,没有东西可以传递给人们。这样的作品经不起时间的考验。

对我们自己来说,我们并没有把teamlab定义为“新媒体艺术”,只是碰巧用技术告诉人们我们想要传达的东西,也就是说,人和自然可以更好地共存,希望人们能够重新审视与自然的关系,使用技术可以更好地反映我们的想法。我们创作作品的时候恰逢互联网和计算机技术非常普遍的时代。炫耀技能不是我们的初衷。例如,对一个人来说,如果他家里有一台电脑,没有雕塑工具,他自然会用电脑做他想做的事情。

澎湃新闻:teamlab的作品是互动的,观众的数量会影响作品的效果。你对观众人数设定上限还是下限?

铃木:我们没有设定工作人数的上限。事实上,我们认为互动不是为了让人们意识到这一点。我们想创造一个类似自然现象的环境,就像走进森林一样,一些小动物可能会自然逃跑,当我们踩在地上时,我们可能会踩在地上的一些花草上,当我们相遇时,水就会流走,等等。这些都是偶然的互动。

澎湃新闻:许多观众实际上是去团队实验室的展览拍照。这些展览甚至会被称为“互联网红色秀”。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猪口铃木:从东京的场馆来看,事实上,你很难把你的作品和人们结合起来,拍得好。如果有人做得很好并在instagram上传播,我们会认为这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因为它帮助我们做宣传。我们希望观众也能成为作品的一部分,让作品展现一些新的状态,而人们在用手机拍摄时会无意识地融入作品。

地形记忆

在人们聚集的岩石上,水粒子被注入世界。这幅作品由油罐艺术中心收藏。

澎湃新闻:什么影响了你的创作?

寿司:我特别喜欢看现代画家的画。我以前研究过平面绘画,以了解人们过去看待世界的方式。与西方国家不同,日本和中国的绘画通常是在横轴上表现的。通过观察平面上的图片,它们的纹理结构从二维演变为三维,从中发现的空间理论是我们现在创造工作空间的基础。我们从现代绘画中得到一些启示。然而,最后作品的表现仍然是更多的科学知识,当然有些古代的东西是用来参考的。

日本的文化渊源实际上来自中国,比如写作和禅宗思想,所以中国文化也影响了我们的创作。

澎湃新闻:具体来说,你喜欢哪些艺术家?

猪的生活:近代的伊扎克彻、近代的詹姆斯图雷利、蔡国强、村上隆等。

展览场地

澎湃新闻:传统艺术品通常会进入收藏和拍卖过程,而teamlab的作品则相当特别。假设50年或100年后,你认为你的作品会处于什么样的状态?

苏西·寿智(Susi shou zhi):50年后,我们的团队可能会消失,工作内容肯定不会再改变,但我们工作的核心是软件。只要有人想保留它,只要有广播媒体,它总是可以显示的。现在,一些组织已经收集了我们的作品。例如,油罐艺术中心以前购买过我们的一些作品。事实上,就像传统艺术作品一样,如果有媒介,它是可以保存的。然而,与传统艺术品相比,拥有它们并不是我们的目标,我们希望更多的人会体验到它们。

甘肃快三投注 福建11选5投注 河北11选5 搜狐彩票网 pk10注册送38


 
最热新闻   
美国对土耳其“大棒”“胡萝卜”双管齐下 两国关系将回暖?
10.1这两天,美俄分别试射主力洲际导弹
国庆阅兵上,武汉人看到这里都沸腾了!赶紧转存
「听」壮丽七十年:百年历史的“远东第一大电厂”杨树浦发电厂将
女兵方队首次挂枪 大部分受阅方队成员是95后、00后
新疆兵团四十七团:“沙海老兵”精神永存
“东方红一号”卫星
有“颜”又有“料”,这样看阅兵才够爽
俄大力构建多级无人侦察体系
波音正为KC-46加油机没人要而苦恼,印度人表示:愿意接这个
随机新闻   
340件作品亮相第十三届全国美展版画展
深圳涉外律师领军(后备)人才赴美开展首期境外培训
赖清德10月“复出”将启动报恩辅选
冲刺高质量,南京鼓楼区部署四季度工作任务
股票策略跑赢大盘、高仓位私募占比下滑 四季度怎么投?
观点||常俊跃:对《国标》框架下外语院校英语专业课程设置的思
国庆好味道!《美食大冒险之英雄烩》发布“六味”海报
白山市委书记张志军任吉林省副省长
云卷云舒中,全中国最美的菊都来到了上海
以书法写“中国”,世上最美的文字